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注册 找回密码
会员卡公告更换已经9个月了,该换的已经都换了,截止
为了更好的监督论坛上也宣传,给钓友提
公告:网站启用实名商家和非实名商家机制 为了整顿虚假信息和信息乱发现象,论坛
辽宁钓鱼论坛 门户 初学钓鱼 查看内容

我与台钓的"情缘"往事

2007-11-14 18:37| 发布者: 眼镜| 查看: 386| 评论: 0

钓鱼已经有年头了,我今年三十有二,爱上钓鱼却已有20余年。钓鱼这么多年来,我对手竿钓鱼始终情有独钟。从1993年开始,我接触到了悬坠钓法。而在此以前我一直用传统的立标和自己做的星标钓鱼,也曾经玩得不亦乐乎。

话题好像说远了,但上面的内容还不得不说,深究起来,我开始潜心研究钓技应该是从2004年开始,那年我在《垂钓》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因为怕自己所写的钓技文章出“硬伤”,我开始有针对性地潜心学习钓技类的文章,尤其和“悬坠钓法”有关的内容品得更多一些,更细一些。

把画面拉回到1993年夏天的一个池塘边。正是在这里,我第一次见识了“悬坠钓法”,那时大家都把这个称为“台钓”。当时是两个老师傅坐在水边钓鱼,他们的上鱼速度比我快了很多,那时我用的是星标,靠着手法和眼神都够用也钓了不少。不过和这两个老先生一比,无论是速度还是中鱼率都要差很多。于是我有意识地看了看他们的钓组,发现他们用的浮标形状很“奇怪”,除了中间鼓出来一块之外,标尾也很细,再仔细看看——钓组上的两个钩子一上一下,钩子上方还有个小胶皮圈,而且铅坠和钩的距离居然有那么远……这是怎么回事?一脑子的疑问!

又看了看两个老者的钓饵,他们用的是玉米面拌大米饭粒(现在来看,这也是属于土洋结合的方式),当他们挂好饭粒后把钩抛到水里,没等我看到浮标怎么动的时候,他们已经把鱼拽上来了。于是好奇心驱使我想问个究竟,结果两位老人家除了告诉我:这叫“台钓”!别的居然什么也不说了。那天下午,我已经没有了再用星标钓鱼的兴趣,满脑子只记住了“台钓”这个词和在当时看起来快得惊人的速度。

我开始在知道的渔具店里不断打听台钓的话题,但始终没有眉目,虽然一些钓友也听说过这个钓法,但只要一细聊,基本都不知其道理。我整整问了一个月,最终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失望了,而且在其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在水边也没再看到玩台钓的人。

1993年,让我对台钓刚有相识的缘分时就悄然过去了。转过年来,我依旧用星标笑钓江湖,而就在记忆里快要淡忘台钓时,我一个好友重新把我拉回了这个阵营。

好朋友比我大两岁,钓鱼的时间比我要晚几年,说起往事的话,甚至是我带他入的钓鱼门里。初三那年,我在野河边钓鲫鱼时,当时他在钓青蛙,结果每当他钓上一个青蛙,我就钓到一条小鲫鱼,好像约好了要比赛一样,最终一堆小鲫鱼战胜了青蛙。我的好朋友也上道了!当然这不过是往事中的一段小插曲罢了。

再回到1994年,当时我在念大学,我那朋友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他当时在一个效益很不错的厂子做会计,自然有了更好的条件玩钓鱼。想起那个时候很多地方钓鱼的消费绝对没有现在那么高档,能玩起10元一天鲫鱼坑的主,都属于“款”,那时许多坑里的鲫鱼也多得很,即使是不收费的野坑,只要方法和饵料对头,一天下来照样弄得不错。哪像现在,拿沈阳话来说,30元一天的坑里,万一运气好能钓两条鲤鱼,一个个都乐得“屁颠屁颠”的,所以很多人只满足于会钓鱼。在他们看来,用什么方法无所谓,只要能钓到鱼就快乐。我那时最喜欢用星标钓,而且还把传统的单钩星标钓法尝试改为双钩钓法,结果在若干次的垂钓过程中也多少中过几次双尾,因此对自己的这个绝活曾颇有沾沾自喜的感觉。

闲话少叙,那天我那三个月没见的朋友约我去钓鱼,在路上他就说要给我表演一手,我心里当时也没太在意,不过以为他又学了什么新饵料的配置之类。待到了钓场,我们俩把家伙都支起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所用的那些东西居然是台钓的钓组!那鼓溜肚子的浮标,长长的双钩子线……一年前那一幕在我头脑里开始放起了电影……

钓了一下午的鱼,盘点收获,往日里和我不相上下的朋友今天把我远远甩到了后面,他骄傲地告诉我:“这是台钓,是我在广东出差看人家钓了半个月后,自己又琢磨了好久才领悟出来的!”

那年秋季,我像着魔一样琢磨台钓,因为还在上大学(当时我是在本地走读), 除了每个月家里给些生活费用外,自己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只能陆续配置相关的台钓用品。记得当年陆续推出的很多台钓浮标多是塑料材质的,2、3元的价钱就能弄一个,想上点档次的话,也可以买桐木的,当时的渔具店里为了推广台钓,当然也有一些几十元的“天价”浮标,老板说这些多是日本和台湾的精品,自然我是不敢问津的。浮标买好之后,其他很多零碎配件当然也要配一些,最后我终于像模像样地弄好了台钓的钓组。但现在想来,大多不过是依样画葫芦,朋友告诉我怎么弄,我就怎么来,为什么这样配的道理,我也从没详细问过。

钓组配完了,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调整钓组和观标了。细想起来,现在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调4钓2”,当时我却只能生硬地理解。经过朋友一番似是而非的“理论”教导后,我首先知道了调整浮标时,让浮标的目数露出4目,而钓的时候挂上饵料露出水面2目就可以。在半懂非懂的情况下,我开始入门训练了。

练归练,那时好多东西我都是一知半解。回头看一看过去的路,当初的错误确实不少。

先说说最典型的失误——调标的失误。朋友告诉我基本的钓组搭配办法之后,曾误认为我的悟性应该不错,所以只告诉我要调4钓2,就是这个调4曾让我教条了好一段时间,误认为调4就是让浮标在水面露出4目就可以,结果绑完的钓组从来不知道增减铅皮,只是通过调整浮标的上下位置来决定,可想而知这样调整出来的浮标挂上饵料找两目自然就是空谈了。再说钓2目的“有趣”失误,调的目数已经“对”了,但挂上饵料抛入水中后,2目自然无从谈起。偶然由于池子的深浅不一,可能也出现过一些“标准”的两目,结果就让我想当然地认为终于大功告成。只是这“大功告成”的次数怎么总是那么少?至于每次调钓后的收获怎么样?这还用想!用大笨钓的作风想多钓些鱼,该不会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再后来,在某天钓鱼的时候,我也曾突发其想:是不是钓2目就是浮标被鱼拽得剩2目的时候提竿?也曾为自己伟大的创意豁然开朗,但最后的验证结果——不提也罢。

1994年的整个秋季,朋友让我对台钓重开眼界之后,跟着又去外地驻扎了,只留下着迷的我,用今天看来能笑掉牙的的方法在节假日继续出钓,我的身边缺乏明师指点后,一错再错地坚持到收竿。转过年开春了……

朋友依然在外地驻扎,掌握了提高生产力的“手段”却一直没有好收获的我继续苦恼不已。所幸从1995年开始,我们这里终于也有人陆续加入到台钓阵营中。我熟悉的渔具店里终于开始有零星的钓友或炫耀,或虚心讨教相关台钓的知识了。那个时候,互联网和媒体杂志绝对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从这一年开始,我摸着石头过河的学习过程也有了教材的引导。它就是《中国钓鱼》。不亏心地说,从1995年开始,在我周围一圈钓友之中,我购买的《中国钓鱼》杂志最全。那段时间里,凡是在杂志上提到的台钓方法我都要看一看,有机会的时候就争取到水边试验一下。假如再有点闲空,我也会和钓友们在渔具店或是水边“深入”探讨一番,这段时间应该是我们刚有点找到组织的感觉。也是在这段时间里我认识到,我坚持的“调4钓2”绝对有问题!那些我自以为是的理论在杂志面前也绝对站不住脚了!

终于有一天,渔具店的老板弄了两个长条大鱼缸给我们这些痴迷者做调标用,就是在这个缸里,我真正知道了什么叫调4,什么是钓2,心中的许多疑团在透明的玻璃缸里解开了不少。

调4钓2的正确方法总算知道个大概了,我学会了用剪铅皮的方式来调整浮标,我知道了控制好饵料团的大小能找到钓2的效果,而新的教条主义又从这时开始折磨我了!。

整整一个夏天,我一直在机械地使用着调4钓2的方法,我固执地在我去过的所有水面用调4钓2的方法对待着一切水情和鱼情,这个坏习惯后来持续了数年没变。但收获确实在很多情况下比去年强了很多,毕竟台钓基础理论中一部分正确的常识我已经掌握了一些。虽然还不全面,但已经让我从“小米加步枪”的状态跨越到“大米配冲锋枪”!因为可笑的固执,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对台钓的理论认识过程始终停留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水平上。

当然我学台钓的过程绝对不是只在“调钓”上出丑,如果您能忍受我拙劣的文笔,自然我在下面还要谈更多的“糗事”。言归正传,说说我在饵料使用上出过的问题吧。

我曾写过一篇散文叫《钓来的幸福》(详情见《垂钓》2004年第10期),其中谈过我以前用饵料的笑话,刚开始学钓鱼的时候,我的饵料往往都弄得特别硬,生怕饵料太软挂在钩子上一甩就掉,后来有朋友戏言:“你应该直接在钩子上挂块铅皮,甩钩前直接蘸点香精之类借点味道就行!”而有如此强度的饵料团挂在钩上之后,肯定省却了换饵的麻烦。学习台钓时在一些文章中看过介绍:饵料一定要软一些,最好再有溶散性才能达到好效果。于是我也有意识的开始“软化”自己的饵料。但那个时候,商品饵料的品种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偶然在一些店里也看过一些花花绿绿包装的台湾饵料,壮着胆子一问价钱,自然让还是学生的我不敢再问津就是了。于是在很多场合下,我只能用自配饵料继续玩着“土洋结合”的钓鱼游戏。

说起我曾用过的自配饵料,其实各种配料都很平常,玉米面加一部分豆饼粉开水烫完之后上锅蒸熟,然后就开始使劲揉,揉得很软之后,在里面掺点芝麻酱就完事。偶尔想弄得高级点的话,也会在饵料中放点蜂蜜,洒点白酒。其实即使放在今天,这种饵料在一些野塘或水库效果钓鲫鱼的效果依然不错。但如今的我已经很懒了,习惯于各种商品饵料的方便,自然也就没了DIY饵料的乐趣(DIY,英语Do it youself,自己动手做的意思。)而且现在我对台钓中要求饵料必须要有“溶散性”的好处也早有了深刻认识,自然要放弃那种饵料,为什么我想大家也都能清楚,因为这种饵料缺乏的就是“溶散”性。

转回正题,因受经济条件的限制,所以对台钓中要求的饵料“溶散性”一直没达到过境界。这个时候传统钓法的影响也让我对饵料在水下溶散后是否还能钓到鱼心存疑问,我一直用我的思维方式误会着鱼在水下吃钩的方式。所以我说这是在探索真理的过程中走过的另一段弯路。

1996年夏天,我终于大学毕业了,那时的大学生找工作比现在可容易得多,况且我属于定向培养生,专业在当时也比较热门,自然不需为工作操多少心。痛痛快快玩了最后一个学生时代的假期后,我去一所学校报到当上了老师。说这些话的目的没有别的,只是为了纪念我终于告别了伸手向家里要钱的阶段,而开始跨入具有经济自主权的年代。自然对于钓鱼这个爱好,我也有了追加投入的资本。面对以前那些不敢问津的“高级“饵料,我开始有购买的欲望和能力了!

没记错的话,我最开始用过的钓鲫鱼专用商品饵料是“东峻”。这种饵料是粉红的片状体,有很浓的香精味道。我相信在北方的沈阳地区,很多朋友开始学习台钓的时候肯定也没少接触过这种饵料,这种饵料应该也是最早进入内陆市场的台钓专用饵料。就是从接触并使用这种饵料开始,我对台钓中的一些精髓概念也开始逐步了解。先说说我开始使用这种饵料的初步印象吧!

刚开始用这种饵料的时候,我对饵料合理的加水比例等问题还没有深刻理解。饵料的软硬效果也总是一厢情愿地按照自己的感觉来开饵,虽然很多商品饵料的包装说明上都有详细的开饵说明,我曾经有几次也按照那些要求开好饵料,可总是感觉太稀,挂在钩上稍微用点力就会钩饵分家。那个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麦蛋白纤维和拉丝粉之类的添加剂,我只好在饵料中加点白面增加黏度。即使这样,钓组入水不久后,只要我提竿后就总是奇怪为什么饵料会消失。现在来看这种“奇怪”确实很可笑,但我想只要走过这个过程的朋友肯定都曾经有过这些或多或少的迷惑。至今很多场合下,当我坐在钓箱上潇洒地玩着台钓路数时,依然会有一些好奇的围观者询问我:“没看到鱼咬钩,你提竿后怎么食儿就没了呢?”做为走过那段故事的“前辈”,我绝不敢不屑于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我清楚:每个人想得到真正的尊重,就应该用同样尊敬的态度去面对每个初学者哪怕最简单的疑问。所以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提到的那两个让我“惊叹”的老人,到现在我还记得。

话题又扯远了,广告之后再回来!1997年进入垂钓季节后,沈阳渔具市场上的各种商品饵料也开始多了起来,价格也逐渐从“贵族”走向了“平民”。因为就业后经济能力有了改善,很自然地,每次出钓我所用到的商品饵也多了起来,各种钓具也开始了更新换代的过程,就在这年的春天,我买了第一把碳素竿,这把4.5米的台湾产短节碳素竿让我花费了半个月的工资,接着又买了第一支孔雀羽的浮标,从那时开始,我觉得开始玩得有点模样了。也因为兴趣和理论知识的递增,我对探讨台钓的学习文章也有了更浓厚的兴趣,我逐渐接受了饵料溶散性的问题,清楚了台钓法中要追求饵料的“溶散性”是一个技术要点,并开始有意在实践中继续摸索。不过这时的钻研还远远没达到“潜心”的地步,很多东西依然是知道要点之后,再往下绝不深究。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估计该“愤怒”了,怎么好几千字下来,关于台钓中“顿”的话题你怎么还没提到?且请慢发脾气,我只是觉得在说这个问题之前必须要把相关的故事多给大家交待一些才能更好阐明我要说的主题。是的,马上就要谈到“顿”的话题了,请耐住性子继续!

前面我谈过,1997年我才买了第一支孔雀羽材质的“高档”浮标,这是一支硬尾7目短碳脚2号“世昌”品牌浮标,用了一段时间后感觉不错,于是又配了一支1号的,两支浮标当时花费了63元人民币,它们在陪我度过七载时光后,最终在2004年寿终正寝。而使用它们的过程就是我领悟那一“顿”的开始。

记得看过很多和台钓有关的技术分析文章,当时争论最多的话题就是怎么调整浮标最“灵”,其实这个问题好像争到现在也没有定论。还有好多论钓的文章中提到的多是争论台钓技术性是否先进的内容,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当然已是过时的话题,但那时探讨此话题的过程真是好生热闹,很多老钓手在杂志上各抒己见,追捧传统钓的人列举大量事实说明台钓不适合大水面使用,不适合钓大鱼,最多在一些小池塘里钓钓小鲫鱼还有些用途,而推崇台钓的人则对上述言论不屑一顾,在各种场合都不遗余力地宣传着这种“新”钓法的优越性。争来论去后,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台钓能快速上鱼的优越性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因为我在这片小区域中接触台钓较早,所以一些老钓友在信任的前提下常让我帮忙配一些台钓的钓组。台钓的钓组配备其实不很复杂,只要足够细心就可以做好,比较麻烦的地方在于:很多钓友总让我给他们讲讲这样做的道理。但真正论起道理的话,我的水平自然还是“半吊子”,俗话讲“言多必失”,于是我选择了最好的回答方式:很多书上就是这么说的,大家先照样做吧!虽然这种回答肯定会让很多钓友不甚满意,但没办法,先这样吧!

我不知道别的钓友配备钓组时习惯用何种方式,我们这里的好多钓友组装线组时,都愿意按如下顺序操作:第一,先截取出和竿长等同的一段线,然后在线上先穿过两粒太空豆,装好标座之后,再穿三粒太空豆,接着穿好铅皮座,最后穿一粒太空豆,前面部分设置完毕后,在线末端拴好连接环,最后挂上绑好钩的子线。这里还要插一些花絮:最早我配置线组时,出于节省的想法,总是在标座的上下两端只穿一粒太空豆。这个“节省”的习惯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经多人指点后我才晓得:原来上下各两粒太空豆在定位水层以及换钓位后重新找水层时都能发挥更大作用,我自然也开始“大手大脚”地用上4粒太空豆了。

那时我身边的很多钓友刚开始钓鱼时都愿意用橡胶圈连接子线,还有的朋友爱用可直接缠铅皮的连接环。这两种方法我也先后试过,但后来都放弃了,放弃橡胶圈的原因主要是当时好多厂家出品的橡胶圈质量很差,钓鲫鱼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但有几次我遇到大鱼中钩后,橡胶圈还没发挥出弹性时已经被拽脱,失望之余自然就放弃这些伪劣产品;还有些橡胶圈在天比较凉的时侯就变得极硬,总让我怀疑能否还有弹性。而直接缠铅皮的连接环虽然方便,但我用起来就是感觉别扭,所以最终也是放弃。现在来看,确实在需要加长子线摆动范围的时侯,如果用直接缠铅皮的连接环也不很方便。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愿意用那种两端用太空豆固定好位置的塑料铅皮座。当然也有个人喜好的因素掺杂在内,下面所说的,都是我用习惯的钓组产生的粗浅看法和领悟过程。

前面我谈过,我是从用星标起家过渡到玩台钓的,之前传统钓中的立标也用过不少次。所以自觉不自觉地,我刚开始练习观察浮标动作时,主观上还不时受到一些错误观念的影响。

最开始用星标的时候,由于钩上多用蚯蚓或是比较硬的面饵,因此比较耐鱼啃啄。我们这里很多钓鱼人使用星标钓鲫鱼时,都先将七星标调整为2~3粒浮子沉入水中,但有鱼吃钩时,浮子的典型表现是:先是一粒浮子在水下有轻微的上下动作,两三次之后就会出现大动作,浮子全没入水中或者全送到水面上,此时提竿中鱼率非常高。如果是其他鱼类上钩,浮子的动作虽然有些差别,但主要的提竿时机还是以出现大动作为佳。星标如此,立标的观察思路和它也大同小异。结果习惯一旦养成在某些人的观念里是根深蒂固的,我属于那种不能免俗的钓者,最终我在观察台钓专用浮标时找“大动作”的失误也跟了我数年。

那几年我观标的功夫怎么形容呢?不客气地说——始终就停留在初学者的水平!虽然有了一些先进理念武装着自己的头脑,但实践中不过是因为装备上有了些许进步(30元的浮标终归要比5元钱两支的质量和做工强很多),所以每次钓鱼的收获还是比从前有小幅攀升。但细算下来,投入和产出还是绝对不成比例。

那时我坐在水边调整浮标时,第一步都会把浮标坚定地调到4目,然后开始找两目的钓口。我用的各种饵料也开始趋于多样化,每次开饵的时侯,我都会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把饵料调得软些再软些,但因鄙人抛竿的基本功还不是很成熟,所以一不小心还总是出现“天女散花”。

钓组抛入水中后,就该等结果了。观标是台钓的基本技术,现在好多朋友着重练习的都是抓最早的入口动作,而我对浮标上下不到一目的“小”动作从来都不屑一顾,我最在乎那种“大动作”,很多时候甚至要等浮标露在水面的部分完全沉没后才提竿,钓鲫鱼出现这样的动作机会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这就是我的弊病。回头想想,当年肯定有不少鲫鱼在水下把该吃的吃完后,至今仍躲在某个角落里热情传诵着我的大度吧!

好了,也别总说些丧气事情了,该说点在钓鱼历史上,让我扬眉吐气的事情了。2000年夏天的时候,我曾有几次钓鱼大获丰收的记忆。印象最深的两次都在8月,一次是大雨刚停到天黑前的两个小时,我钓了80多条鲫鱼,分量多在1~3两之间;还有一次是在大雨滂沱中,一小时内我连钓了8条鲤鱼。因为要聊“顿”的话题,这里我就只谈谈钓鲫鱼丰收的那次吧。

人在记忆中,总是对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事情记忆得更深刻一些。那次快乐的许多细节让我现在还魂牵梦绕,至今在我敲下这段文字时,我依然能准确感受到当时那种激动。那天我用的线组是1.5号主线、1.0号子线、3号伊势尼倒刺钩,饵料用的是“东峻”鲫鱼饵,浮标是前文提到的“世昌”2号孔雀羽7目硬尾标,依然顽强地选择调4钓2。可能会有朋友问:既然是钓鲫鱼,你的线组弄那么粗干什么?这主要和当时钓场有关了,俗话说“钓鱼不钓草,纯粹瞎胡跑”,因为那个池子是草塘,所以要把钩抛入草洞中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而如果提竿后挂到了草,这时粗线拴的钓组可以直接把草拽断,就是这么简单。

闲话少叙,那天一早上我就去钓鱼,结果大半天闷热的天气把我晒得晕头涨脑,下午3时大雨降临了,一个小时后停止。结果就是在这场雨后,水下的鲫鱼开始疯狂索食,我的疯狂表演随之上演,当时我只要把整个钓组能准确抛入草洞,几秒钟之后,浮标马上就会出现标准的快速大顿口。这时提竿的中鱼率已经非常之高,后来我发现,如果浮标沉没后重新顶出水面很高或一两秒时间还不出水的话,此时提竿中双尾的机会也不少,只是抓双尾的同时也容易挂草跑鱼,后来我只能重新向提高单尾中鱼率使劲了。这当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因为多次挂草,我的子线在疯狂中终于拽断了一根,而我因为着急,新绑的子线比原来要短不少,按理来说我应该重新调整浮标才对,但因为上鱼速度实在太快,我就没顾上这些,结果这次抛竿后,我发现浮标在水中只能露出不到一目的小红头,每当小红头从水面突然消失或者产生用力上顶的动作时,只要及时提竿,照样会有一条条肥肥的鲫鱼被拽到岸上。此幕喜剧演绎到最后30分钟时,我的浮标在水里已经无法翻身,黑压压的一层鲫鱼浮在草洞上“吧唧”着嘴等着美味的降临。短短的两个小时,自我学台钓以来第一次这么过瘾!因为当时我用的钩有倒刺,加上没有荡针之类的专用设备,所以在摘鱼时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如果现在我还能遇到这种情形,肯定收获能比强很多就是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一些高手已经能指出当时我钓法的特点了。是的,那天我其实在无意中已经用到现在很流行的钓离底技术了。因为后换的子线短,我却没有调整浮标,所以我猜测钩饵在水下应该是悬浮的状态,浮标在水面只露出一个小红头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双钩这时都处于离底状态,加上大雨过后,鱼的胃口大开,吃钩的动作也猛,所以我得到了过瘾的机会,与之对应的,这其实也是我在观察浮标顿口中看得最真实的一次,假如当时我会应用“一标深”的战术,肯定在那种场合下更能大显身手。但可悲的是,因为这次的情况出现得很偶然,从那之后好久,我在多次钓鱼过程中想再看到那种大“顿”又成了梦想。

日子在平凡中一天天度过,2000年之后,沈阳地区的渔具市场愈加繁荣了,各种针对不同对象鱼的台钓专用饵料新产品层出不穷,记得那时“老鬼”和“龙王恨”针对不同水域和鱼种的系列饵料新品在沈阳卖得都不错,我自然也不甘落伍,各种新饵料我都要买来试一试,也就是从这个时侯起,我注意到多款饵料的使用说明上都很强调“状态”一词。而我对于饵料状态的理解还是只停留在饵料要软、溶散性要好的阶段上。当时市场上也出现了“拉丝粉”这种新东西,我也曾经买过几包尝试在饵料中添加使用,但一直没有什么好心得,只是觉得把这个东西搅拌到饵料里之后可以让饵料变得更黏糊一些,又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没有什么诱人的味道(请注意:我这里写的是诱“人”,在很多情况下,我还是误会自己是鱼,愿意用我的味道嗅觉去臆测鱼的欲望,这未尝不是一种错误吧!),我最终还是以使用不习惯为理由把它暂时放弃了,希望那几年生产过拉丝粉的饵料厂家看到这段文字后别埋怨我曾经的无知为好!

写到这里,跳跃一段思维,直接过渡到2004年吧,因为2001~2003年这些时光里,当时还是教师的我工作非常忙,连续三年的暑假时光我基本都奉献给了高三毕业班的学生,尤其在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光里,我一度连摸竿的感觉都找不到了,钓技的进步自然也无从说起,所以还是让我的文字跳过那段非常时期为好。

2004年国庆节时,我高高兴兴地度过了9天难忘的假期,为什么难忘?第一,我整整钓了7天鱼,第二,我的钓技有了突然的进步。为什么突然进步了?别急,往下看。

在那段难忘的假期里,有一天和新认识的一个钓友在一池塘钓野鲫,我当时用的钓组是0.8主线、0.4子线、2号钓鱼郎“灵狐”7目软尾碳脚浮标、4号袖钩、3.6米超硬竿。调钓方法自然还是老一套:调4钓2。但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其实2004年的我已经习惯了不同调标的路数,但我在用这支7目软尾浮标时,还是感觉调4钓2最习惯。朋友用的钓组和我类似,主要区别是他选用了一支1号“达摩”碳脚硬尾浮标。

开始钓鱼后,那天的鲫鱼吃口还不错,基本2分钟一条鱼,分量以一二两的居多。我还是“老毛病”,专抓浮标的大顿动作,一目以下的小动作绝不理会。刚开始朋友钓得没我快,但后来他的速度就起来了,基本是浮标下去不过几秒,鱼就跟着飞出水面,一会儿工夫,他的上鱼量已把我赶超了不少,我自然不服气,放下钓竿,开始过去仔细观察他的钓法,朋友也很热情,直接把钓竿交到我手里,告诉我钓两下试试看。

朋友将11目的浮标设成了调5钓3,我搓了两小团饵料挂在钩上,然后荡出钓组,钓组轻飘地落入水中后开始下沉,,不过几秒钟,浮标已经出现了动作——轻微的上下颤动,我不理,专心等浮标出现大动作。朋友开口了:“刚才浮标已经出现了可以提竿的动作了,你怎么不提?”我吃了一惊,随口问到:不会吧!我没发现浮标的大动作呀?朋友笑了,他非常坦然地告诉我:“其实在钩饵刚沉到水底时,浮标已经有了微微下挫的一个小动作,这个小下挫动作就是一个典型的小鲫鱼吃饵的入口动作,此时完全可以提竿抓这个小动作!只要熟练了,完全能保证很高的中鱼率!”说着话的时侯,他把我撵下钓箱,提竿开始给我做示范!我凝神细看,果然在浮标刚出现一个不很明显的小动作时,他一提竿就中鱼了!朋友举着这条鱼,继续告诉我:“开始看这种小动作肯定有个不习惯的过程,但只要眼神够用,浮标调整得再精细一些,提竿时机把握好提前量,绝对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他又把竿交到我手上,我半信半疑地接过钓竿,搓饵挂钩……几秒钟之后,浮标又出现动作了,稍微只向上顶了一点,跟着就是微微的一小格下挫……一条一两左右的小鲫鱼“忽”地一下被我提出了水面!

回到自己的钓位上,想着刚才朋友告诉我的要领,我开始专心分辨着浮标的动作,忽然想起他用的是硬尾标,而我用的是软尾浮,浮标动作上估计还是有区别。于是打开标盒,我选了一支11目的硬尾浮标挂在钓组上。依样画葫芦,我也将浮标调整为调5钓3,在钩上挂了两小团饵料后,将钓组抛入水中 ……第一次提竿,没中!再尝试,还没中!再来,终于有感觉了!我终于会抓小动作钓鲫鱼了!

文章写到这里,也就要到收尾的时侯了!应该说,2004年才是我在台钓入门史上值得称道的年份。10多年和台钓的亲密接触中,那段弯路我走得居然如此坦然。但回头看看,错误的过去其实也是经验的积累。2004年冬季的周末,我和好多钓友都是在大棚里练习钓鲫鱼的过程中度过的。通过掐鱼,自我感觉钓技又长进不少,但若和真正的高手相比,肯定还差得很远,这一点通过2005年我参加的几次比赛就能分出眉眼高低。而写出这些尴尬往事其实没别的目的,一篇为爱上钓鱼的自己作一段交待文字而已……如果你有真正的耐心看完,愿钓友们有所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批发蚯蚓吴昌峰15904052725 沈北.郎士.九龙湾钓场 沈阳代办车险 沈阳盛世车行二手车买卖评估:13940141225 联系QQ:1656107
高尔山冬钓大棚 王滨冬钓大棚 唯购汽车用品淘宝店 联系QQ:1656107 联系QQ:1656107 联系QQ:1656107
常用软件:钓鱼游戏 搜狗浏览器 暴风影音 QQ 千千 酷狗 迅雷 WinRAR 搜狗拼音 大智慧 金山毒霸 360安全卫士 优化大师 火狐 傲游 极品五笔 ACDSee UCWEB
常用功能:论坛改名 | 钓鱼游戏 | 发图片教程 | 论坛搜索使用方法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辽宁钓鱼论坛 ( 辽ICP备0901077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3-12-28 09:18 , Processed in 0.08666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返回顶部